第三故乡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9|回复: 0

[长征副刊] 山石上刻下的忠诚(作者:高满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13 15: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军校毕业后,分配到基层部队的第一个工作岗位是新闻干事。

那些年里,我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爬山头、进哨所、到阵地,一次又一次地面对面采访我既熟悉又陌生的战友们——那些默默坚守在高山密林间的火箭军将士。

他们中,有的人一生坚守,18岁进山,一待就是40多年;有的人淡泊名利,当年的大学同学成为富商许以高薪,但他不为所动,仍执着坚守;有的人赤胆忠诚,日复一日地钻洞库、进阵地,在恶劣条件下,头发脱光了,牙齿掉没了,腿也患上严重风湿病,但仍初心不改地奔波在群山阵地间……

在我的采访记忆里,这样的例子太多,足以集成厚厚的一大本书。

我那些隐匿于大山深处的战友是生活里的沉默者,对导弹事业却热情似火。

他们是当之无愧的最可爱的人,不但经年累月地默默坚守,更在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40年前,阵地施工时遭遇塌方,一位排长嘶吼着招呼其他人快跑,殿后的他却殒身巨石之下;30年前,山里爆发多年不遇的洪水,某警卫营当日执勤的5名官兵为了不让洪水灌进洞库损毁导弹,拼死守护。洪水挡住了,他们青春的生命却永远定格在了那个夏天;20年前,高压线倒塌致使一辆军列起火,某部上等兵为了抢救装备飞身扑火。装备无恙,他却被火魔吞噬掉肌肤、毁了青春的容颜……

火箭军部队英雄辈出,就像导弹阵地遍山的树木,冬谢春又绿。

我的那些可爱的战友们,他们或应征当兵进山,或军校毕业而来,都毅然把青春奉献给火箭军,把忠诚刻进大山。

在我新出版的长篇现实题材儿童成长小说《爸爸星》(新蕾出版社)里,“四年转四次学”的故事是真实的。

主人公是我老部队的一位工程师,他是西安交通大学的高材生,毕业后特招入伍,主动请缨到山里。其妻从西安外国语大学毕业,本来在西安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却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辞职随了军。丈夫因任务需要经常地域转换,孩子也随他们四年转了四次学,导致学习成绩一降再降。他虽然自责,却仍是顾不上孩子。

“山石上刻字”的故事也是真实的。

老兵18岁进山,一待就是16年,也守了导弹16年。到了退伍季,他舍不得走,却又不得不走。在无奈里,在不舍里,在无人知晓的夜里,没人知道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山石上刻下“我无名国有名,以无名铸威名”。许久后,战友们发现了那些字,而老兵已卸甲归乡,与他曾经16年的坚守和奉献一样淡然转身,无名隐去。

他们虽无声地来、静默地走,却都丝毫不减顶天立地的英雄本色。

正如老兵在山石上刻下的“以无名铸威名”,我的火箭军战友们一茬茬奋战在波澜壮阔的强军征程上,他们接力传承、共同托举的战略导弹事业不断地发展壮大。“火箭军”不但成为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强大力量,更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壮丽事业的坚强保障。

10年后,我离开基层部队到火箭军机关工作,有机会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接触到更多的火箭军官兵,被他们在火箭军部队不同战位上的殚精竭虑所感动,也更深刻理解了“国家无战事,军人有牺牲”所诠释的深层含义。

再次缅怀火箭军部队那些早逝的战友们——2004年7月,杨业功将军积劳成疾病逝,时年59岁;2007年11月,孟祥斌参谋跳水救人牺牲,年仅28岁;2008年5月,陈大桂排长抗震救灾牺牲,年仅26岁;2012年5月,沈星参谋勇救落水儿童牺牲,年仅31岁;2019年9月,年仅40岁的火箭军某任务规划队队长邱黄成倒在了战位上,再没有醒来……

英雄虽然远去,他们的英雄故事却永久流传。

《爸爸星》里的黄斌只是万千火箭军将士里普通的一个,他面临的问题、遇到的困难、承受的误解等,也是每一个火箭军官兵,尤其是常年奔波在发射任务一线官兵们不得不面对的。和《爸爸星》里的黄斌一样,他们怀揣家国天下的坚定理想,无私无畏、默默奉献,以热血肉躯筑起军队和国防建设的钢铁长城。他们是英雄,更是英雄主义的践行者和示范者。

我们需要这样的英雄,更需要他们身上迸发出来的英雄主义精神。

我们的孩子,太需要广泛阅读,太需要从书中寻找真理,以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可是,如今的绘本、连环画、故事书中,宣扬英雄主义的却甚少。

我决定,给孩子们讲一讲我身边那些英雄的故事。

写下《爸爸星》,就是想给孩子们呈现和平时期真实的军队、真实的军人,让他们知道一切的岁月静好,皆因有人负重前行。

这些负重者是军人、是警察、是老师、是工人、是农民,是各行各业的建设者,正因为有了他们的奉献甚至是牺牲,才有国家的和平安宁和人民的幸福安康。

我更想塑造一个和平岁月里的英雄,让孩子们懂得,真正的英雄行为既是飞身堵枪眼、舍身炸碉堡,也是日复一日对初心的坚守和对事业的忠诚。

在第一稿里,黄斌是牺牲了的。但是,在修改的过程中,我不由想起了在邱黄成烈士的追悼会上,他年幼的女儿痛哭嘶喊着“爸爸,我们梦里见”的悲伤。那是无可奈何的告别,是我和战友们不忍看见的惨痛景象。

我在《爸爸星》里不忍心战友再牺牲,更不忍心黄豆失去爸爸和希望。

最终,我决定改成现在这个开放式的结尾——

黄斌或许醒来,或许从来都不曾猝然倒下,也或许一切都是想念爸爸心切的黄豆一个长久的梦。就像他说的,天亮了,爸爸也就醒来了。

孩子是天真无邪的,也是最值得期待的,他们是国家的未来,是今日之黄豆,更是明日之黄斌。在告诉他们一个真实的军队、一个真实的火箭军、一个真实军人群体的同时,也祝愿他们永葆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未来的希望。

我是火箭军部队的普通一员,一直以来,都把讲好火箭军官兵默默奉献的故事当作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希望《爸爸星》成为一粒种子,在孩子们心里孕育家国天下情怀的同时,也引导他们勇敢坚强、健康成长。

《 解放军报 》( 2021年07月10日 第08 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第三故乡

GMT+8, 2021-8-5 19:38 , Processed in 0.05061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