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故乡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第三故乡 门户 散文 查看内容

肉糕 父亲 我

2018-9-1 16:37| 发布者: 仁武君| 查看: 502| 评论: 7|原作者: 伍国举

摘要: 肉糕,不是山珍海味,却是麻城人从小就梦寐以求、垂涎三尺的食品。 相传古时候,物质极度匮乏,眼看年关将近,兄弟几家物质所剩无几,大哥家有点猪肉,二哥家有点鱼,三哥家还有点红薯粉,如果分着吃,不仅吃不好, ...
肉糕,不是山珍海味,却是麻城人从小就梦寐以求、垂涎三尺的食品。

相传古时候,物质极度匮乏,眼看年关将近,兄弟几家物质所剩无几,大哥家有点猪肉,二哥家有点鱼,三哥家还有点红薯粉,如果分着吃,不仅吃不好,更是吃不饱。兄弟几人聚在一起,唉声叹气,感叹年关难过了。突然一个哥哥说,不如我们几家把猪肉、鱼肉混在一起,加上红薯粉,用蒸溜子(蒸笼)蒸一下,看行不行。于是几家一起忙活起来,将鲜鱼去刺去皮,猪肉(五花肉为上佳)去骨剔皮,均剁成肉浆,制成膏状,将红薯粉、清水、食盐按比例放入盆内与肉浆搅拌,加入姜末、葱花等佐料,制成圆形或方形,放入蒸溜子,猛火蒸30分钟,出笼后切成长方条,马上吃,叫新鲜刚出笼热肉糕,亦可冷藏,其味鲜美可口。

没成想,他们无心度饥荒之举,成就了麻城人心中的这道名菜。从那以后,每年腊月二十四过小年,麻城家家户户在磨刀迟(剖)鱼前,都要虔诚地上香、烧纸、放鞭炮,接天上的菩萨神仙和列祖列宗回家来,心里恭恭敬敬地默念道:我们家就要剁肉糕了,请各位菩萨和祖人回家过年。祭祀之后,村村寨寨便响起了有节奏的刀剁声。那几天,如果在路上碰上熟人,不再问吃了饭冒,而改问:肉糕剁了冒?肉糕做好了,过年的气氛就更浓了。每次祭祀上香,老人们总要切两片搁在碗里,至于佛不杀生不吃荤腥的禁忌是不大讲的。麻城人心诚,让祖人菩萨们尝尝家里最好的东西,心里才舒坦。还有麻城不管红白喜事,都要把这个当成主菜列入宴席中,并且在第三道菜中端出来。麻城人把赴宴叫吃席,更通俗的叫吃肉糕席。小孩子盼过年,盼红白喜事,其实就是盼肉糕。久居外境的麻城人,不管走多远,不管多富有,不管当多大的官,都把肉糕当成乡愁的寄托,当成一条无形的绳索,一头牵着故乡,一头牵着游子的心。当成麻城父母对游子的牵挂,和麻城游子对故园的眷恋。

那是我小时候,父亲是瓦匠,经常在寒冬腊月之际,带着几个徒弟,给别人家做房子。房子上梁后,主家自然要摆酒宴答谢瓦匠师傅,还有前来贺喜的亲朋好友。每次吃席的时候,父亲都把这个机会让给了我,他又去了下家做活。吃席的时候,我非常想和父亲的徒弟们坐一桌,他们能照顾我,我又不拘谨,但每次都被主家人请到主桌的首座。每次坐定后,就会伸着脖子,盼着第三道菜肉糕快快端上来。只有把肉糕吃到嘴里,才觉得宴席真的开始了。虽然只能吃上三两块,但也能心满意足地离席去玩了。后来回到家里,还对母亲问了两个问题,为啥父亲总把吃席的机会让给我,他不喜欢吃席吗?母亲对这问题,摇了摇头,笑而不语。久居北方多年,偶尔在寒冬腊月之际,回到故乡,被那湿冷冻得无所适从,回过头来,想到父亲,农闲比农忙还要辛劳,逾冷逾要出来做工,他不是铁人,肯定也是无所适从,但他为了家为了子女,都忍了,不仅忍了,还把享受一顿宴席的机会也给了我……主家为什么要把我安排在主桌的首座?母亲告诉我,这是因为主家对瓦匠大师傅的歉意、尊重和感谢,虽然父亲没有去,我去就是代表他了,自然要坐主桌的首座。我听着有着深深地“子以父贵为荣”的骄傲,并暗暗发誓,长大了,也要当一个象父亲这样被人尊重的人。

1993年底,我参军入伍,离开了家乡,也离开了喜爱的肉糕。直到19968月份,收到军事经济学院入学通知书,通过好友高翔告诉父亲,我23日到家,小住几日,就去江城武汉上学。进村的时候,村里人热情的打招呼,并告诉我,快回家,你伯在家做肉糕呢。记忆中,父亲一年只在过年的时候做一次肉糕。父亲兴奋,我们也兴奋。父亲一年很劳累,没有对子女表露出过多的关爱,只是在过年做肉糕的时候,把父爱表现得淋漓尽致。还没有进门,老远就闻到清香扑鼻,不由加快步伐,恨不能一步到家。进了家,行李还没有放下来,父亲就给端上一碗刚出笼的肉糕。看着清香四溢的肉糕,一入口,留给舌尖的味道,那真是久违了的感觉。后来高翔告诉我,他一接到电话,就第一时间骑着摩托车去我家,兴冲冲地跑进家告诉我的父母:举成考上军校了!而父亲和母亲只是微笑问小翔:吃饭了吗?母亲又告诉我,在小翔走后,父亲晚上喝醉了,也哭了:说我家这个大学生来得有点晚,如果大儿子在,估计早几年就产生了。这是哥哥早逝后,第一次从父亲口中听到他对大儿子的想念和痛惜,也是第一次听到父亲流眼泪。父亲一辈子务农,翻开家谱,发现这个职业也出自世代相承。和千万个农民家庭一样,父亲也企图用读书做官这条惟一的道路让生活稳定并且获得社会声望。这条道路漫漫修远,父亲、爷爷,以至祖上多少代,惨淡经营,他们不断地辛勤劳作,自奉节俭,积铢累寸,但都没有达到目的,都没有实现家族的显达,好在我终于实现了这个突破,当兵后,又考入了军校。父亲说,我儿举成在家时就喜欢吃肉糕,如今离开家两年多了,我要为他做一顿肉糕,犒劳犒劳他。他就开始盘算着,我到家的时间,他的想法是,我一入家门,就能马上吃到刚出笼的肉糕。

考入军校后,有了寒假,又可以像小的时候一样,看着父母忙碌着做肉糕,肉糕又可以让我大快朵颐,享受它带给舌尖的快乐和心灵的慰藉。这几年的除夕夜,父亲都会把肉糕、肉丸、鱼丸和白菜切好摆好,放在吊锅边,然后在年岁交替之际,放一阵火炮,自行去睡觉了。他知道守岁的我,好这一口,烤着炭火,看着电视,涮着肉糕,不知不觉,天就亮了。大年初二,照例要走出家门去亲戚家拜年。往年拜年,都是父亲和我骑着自行车,带着弟弟妹妹。这次,我告诉父亲,我不想骑自行车,我走着去。父亲看我这样,也放弃了自行车,愿意和我一路走下去。本来父亲说,我这回来过年了,又得像我小的时候一样,给我做一套新衣服。我告诉父亲,军装很好,就穿军装吧。就这样和父亲出了门,穿着军装,扛着红牌,戴着“军事经济学院”校徽。回想过往,这还是第一次,和父亲肩并肩同行,以前因为敬畏,都是前后相随。一路上遇到不少熟人,他们纷纷向父亲表示祝贺,看得出来父亲很高兴,我也从来没有见到父亲笑得那么开心,是那种“父以子兴为耀”的开心。映象中,父亲一直都是黑着脸,让人望而生畏,不敢亲近。这一路走下去,有十来家亲戚。每个亲戚家拜年时都要“吃点心”。常常是亲戚在头天夜里就炖好猪脚鸡肉之类的底料,我们来了,舀上一大碗,然后铺几块上品的肉糕,端上桌,说:新鲜的,都吃了。按风俗这话可不会当真,拿起筷子来,美美喝一口汤,吃两片肉糕便放下,父亲总会有意无意夹给我一块。其实,说是,倒不如说是更确切些。各家做肉糕有各家的传统与风格,里面的配料不尽相同,作法各异,各有各的高招。新春头里几天,人们在遍之中,以美食家的眼光品遍了亲戚朋友的创造力。这一天,我们从日出出门,到日落回家,全长相当于半个马拉松。应该说一路说的话,比我和父亲之前二十余年说的话还要多。父亲第一次敞开心扉、推心置腹和我谈古论今,谈他尘封多年的往事,谈他年少的梦,对孩子的期盼,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盼,以及“家”这个字的理解。父亲讲:你母亲体弱多病,但我一定要让你的母亲健康,只要你的母亲还健在,那么我们这个家就会健在,你以后还会有归处……这又是我第一次听到母亲在父亲心中的重要。后来我把这条路线作为经典路线保留了下来,只要回来了,就会认真去重走当年路,重温当年情,只是音容犹存,而父亲不在,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后来毕业分到部队,又从部队转业到北京,好些年,因为工作和家庭的原因,没有回家过春节,和肉糕的零距离接触就愈发少了。偶尔探亲,父亲都会盘算着我到家的时间,给补上一顿肉糕,解解馋。再到后来女儿出生,父亲留在老家照顾外孙,母亲来北京照顾孙女,年前回老家和父亲团聚,年后又来京继续照顾我的女儿。每年正月初八,母亲从家乡返京,都要带上父亲给我做的肉糕。从知道母亲上车开始,我就在北京的家里翘首等待肉糕的到来,仿佛只有肉糕来了,吃到嘴里了,这年才算是真的过上了。2009年的正月,终于等到母亲的到来。可打开包裹一看,因为天热,又坐的是慢车,肉糕都长了毛,我的心也毛了,真是又急又恼。母亲没有办法,把表层剥去,中间的留下来,炒了一盘,吃上两块,方算了事。

20099月,送父亲回老家,到了麻城,去了一个叫红辣椒的餐馆,点了一小笼肉糕。父亲尝一下,觉得味道还不错,更主要是,那蒸笼子直径不到一尺(家里蒸笼直径6070公分),煤气灶上也可以用,父亲说,等他病好了,他给我做个蒸笼,寄到北京,我如果想吃,就可以自己蒸了。听父亲那么说,我咽泪装欢,说那好,不用这样馋肉糕了。一周后,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不知道他当时是不是觉得自己来日不多,再也不能给我做肉糕了,再也不能给我父爱了,要我学会做肉糕,更要学会独自面对世界,面对困难。父亲走了,再次吃肉糕时,总是感觉少了些味道,吃起来再也没那么馋了,没有那么香了,甚至是如鲠在喉,无语凝噎。

倒是女儿如我小时候一样,愈发喜欢吃肉糕,没蒜苗清炒,也吃得津津有味,没吃上,在那哭,在那闹,活脱脱我曾经的翻版,我想这就是一代又一代的传承吧!可肉糕予我,已渐行渐远,此味只能心里有,人生从此难再尝。父亲予我,已渐行渐远,相逢即便理归鞍,从此人间再见难。故乡予我,已渐行渐远,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
如果觉得,可以打赏,以资对作者的鼓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仁武君 2018-5-26 13:02
仁武君 发表于 2018-5-26 12:55
肉糕,不是山珍海味,却是麻城人从小就梦寐以求、垂涎三尺的食品。
相传古时候,物质极度匮乏,眼看年关 ...

非常好
引用 仁武君 2018-5-26 14:15
久居外境的麻城人,不管走多远,不管多富有,不管当多大的官,都把肉糕当成乡愁的寄托,当成一条无形的绳索,一头牵着故乡,一头牵着游子的心。当成麻城父母对游子的牵挂,和麻城游子对故园的眷恋。
引用 仁武君 2018-5-26 20:03
我还
引用 仁武君 2018-5-26 20:03
我还
引用 仁武君 2018-5-26 21:29
我们回复的都显示楼主
引用 仁武君 2018-5-26 22:52
是楼主转发到微信的,所以回复时,显示是楼主,那么在回复的内容中加上你自己的名字,应该就好了。
引用 仁武君 2018-5-26 23:10
认真再读。

查看全部评论(7)

相关分类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第三故乡

GMT+8, 2020-7-8 01:50 , Processed in 1.04146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